“确定不是在躲我?”

    热闹街头,男人低低的话语是那么清晰,那么的……影响时欢的思绪。

    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而他唇角还噙着笑,笑意不自知的勾人。

    像是……在蛊惑她沉沦。

    可时欢听着,第一反应竟是在笑她,因为他看穿了她小女孩的心思,知道了她在想什么,所以故意说出这番话,就为了笑她。

    他心里指不定在怎么想她,怎么笑她呢。

    他明明那么讨厌自己,而自己之前也和他有一样的心理,可如今自己喜欢上了他。

    而他……

    像是一桶冷水忽然从头浇下,时欢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强装镇定的神色不变,她嗤笑,“见过自以为是,自恋的,但还没见过你这样的。躲你……你有这么大的魅力?”

    意难平,还有羞恼恼意涌出,时欢差点就控住不住。

    “呵!”最后,她克制着只是重重冷笑,眼中尽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只有她自己才清楚,自己内心深处究竟还有什么。

    陆邺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气氛,微变。

    “先生,买一枝花送给女朋友哄哄她啊。”忽然,有一个年轻的卖花小姑娘笑盈盈地靠近,抬起手里的一捧花卖力地推销,“别吵架啦,哄哄她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哄……

    谁是他女朋友?!谁要当他女朋友?!

    才不要他哄!

    永远不要!

    这个愤怒的念头一经冒出,时欢到底有些控制不住,语气有些冲:“你搞错了,我不是他女朋友!”

    卖花小姑娘一怔,眼中有尴尬和失望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她还想游说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突然的一句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啊?”

    时欢耐着性子问:“我说,你这一捧花多少钱?”她还重重咬着词加了句,“所有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顿时喜笑颜开地说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时欢二话不说拿出钱包拿出钱塞到小姑娘手上,而后把她的一捧花抱走。

    她走得快,背影潇洒,没有半秒的停留,更没有看陆邺一眼。

    小姑娘数着钱可开心了,一抬头看到英俊的男人正讳莫如深地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,不由劝道:“先生,就算现在不是女朋友,你加把劲哄哄她一定可以的啊,人家分明是喜欢你的,你加油哦。”

    说罢她也不等男人说什么,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地跑了。

    陆邺仍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身旁不时有人路过,有单人也有情侣,很多都是面带笑容,仿佛这座城市就是天堂,从不曾受到过毒.品的困扰和折磨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不是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自己这两年的蛰伏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负重前行,保护安宁。

    他不能,没有资格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喜欢上人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重要的只有任务。

    在刚刚之前他只是隐约有意识到并不确定,但当时欢抱着那捧花离开时,他才肯定——

    她就是在躲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那晚两人的“亲密”,而是因为她隐秘的心事。

    她在纠结,所以会躲,而她说出那些话,证明她不会让自己继续纠结下去。

    既如此,他自然不会再戳破。

    这样对两人都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欢回到了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浴缸放满热水,滴上几滴精油,她放空自己躺进去泡了个澡,全然忘了自己还有点发烧。

    什么也没想,不许自己想。

    渐渐的,脑袋似乎清楚了,再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泡完澡后,时欢立刻躺在了床上逼自己入眠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白天睡得太多还是如何,翻来覆去的,她就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灯光暖晕,她看到被她插在花瓶里的那捧花。

    娇艳欲滴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可偏偏看着那花,那个男人的脸就再次出现在了脑海中,怎么也甩不掉。

    无论时欢用什么样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混蛋……”手指紧攥着被子,她低低地骂了句。

    骂着骂着,她眼眶发酸,鼻尖亦是。

    而她竟是……没出息地掉了一地眼泪。

    她连忙擦掉,可那股酸意却愈发的强烈,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太难受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她第一次喜欢的人啊。

    可偏偏注定没有结果,哪怕没有两人身处的身份,就冲着那人曾有过未婚妻,且对未婚妻情深义重,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何况,那人亲口说过对自己这样的不会感兴趣。

    还没开始,就注定结束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一点,时欢心口就控制不住地发堵。

    难受。

    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小女孩儿,终究是第一次心动的人,时欢没有克制住,眼泪跟不要钱似的争先恐后地往下掉,很快将枕头沾湿。

    她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隐约听到楼下有声响。

    是那个男人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啊!时欢你怎么还能想!不能再想了!”心中忽然冒出斥责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欢觉得鼻尖更酸了。

    可她又深知,自己的确不能再想,趁现在只是一点点喜欢,陷得不够深,及时止损才对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的,她不能有感情。

    时欢一遍遍地心里对自己这么说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眼泪终于被她憋了回去,而她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陆邺冲了个澡,没有开灯,他就坐在卧室靠阳台的地方,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。

    青白色的烟雾将他面容笼罩,衬得愈发俊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时欢已做好该有的心理准备怎么面对陆邺,但任务来的更快,秦二哥吩咐她走一趟C城帮他办件事。

    能暂时远离陆邺也是好的,时欢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陆邺早在外面等她,这次又是两人一起搭档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排斥,但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,所以还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而男人面对她时也是分毫不差,这让她松了口气,但同时心口隐隐发堵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很顺利,没两天就回来了,实际上派任何人去都可以轻松解决,有那么一瞬间时欢想过秦二哥是什么意思,但终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陆邺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了解了一贯的安排后,他觉得应该是秦二哥的又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秦二哥那人,从来都不曾

    真正相信他,他还保留着警惕,包括对时欢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话他不会说,更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只当不知。

    而对和时欢搭档,他依然和最开始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都在演戏,又在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却不知……

    秦二哥听着手下汇报的消息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完成任务回来,两人照例向秦二哥汇报,秦二哥很满意。

    要走的时候,时欢被叫住。

    “时欢,你留一下,有点事想问问你的看法。”秦二哥温和地说。

    时欢没有多想,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邺则径直离开,面上不动声色,实则心中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庭院内。

    秦二哥悠闲地泡茶,而后递了一杯给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二哥,”时欢接过,抿了口,笑得眉眼弯弯,“很香,很久没喝到二哥泡的茶了,二哥今天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吗?”

    秦二哥抿了口,笑得温润:“是有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秦二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拍拍手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穿着各异的女生出现,有穿着当地的传统服饰,也有穿着云城的服饰,有清纯的,也有美艳的,各色的美人。

    时欢不明白:“二哥?”

    秦二哥示意她先看:“你觉得哪个有眼缘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心中疑惑,时欢转头,扫视一圈。

    “最左边的,和我眼缘。”片刻后,她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秦二哥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温柔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这样的?”他笑着问。

    她喜欢?

    时欢震惊。

    小脸微红,心跳有些快,她尴尬地问:“二哥,你该不是以为我喜欢女孩吧?我……”

    秦二哥闻言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时欢见状,知晓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秦二哥摆摆手,又笑着问:“你和陆邺那么默契,时欢,你觉得,如果是陆邺,他会选其中哪一个?”

    陆邺……

    听到他的名字,时欢怔愣了一秒,随即反应了归来。

    心跳漏了拍,她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喉。

    “二哥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二哥点头:“想给陆邺一个惊喜,他总是怀念着他死去的未婚妻并不好,有个人陪着,或许会不一样,他啊,性子太冷了,得中和中和。”

    大脑嗡嗡作响,时欢似乎考虑不了其他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念头疯狂地横冲直撞,格外清晰——

    秦二哥是想给陆邺找女人。

    “时欢?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一声,时欢猛地回神。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秦二哥笑盈盈地征求她的意见:“你来选选看,以你对陆邺的了解,他是会喜欢和你眼缘的,还是其他?”

    时欢忽然有种呼吸困难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重新转头,视线略有些僵硬地扫过这一排人,想选择,可想到什么,目光动不了,最后自己也没察觉地落在了自己之前选的那个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秦二哥注意着她的视线,笑:“看来时欢是觉得和你眼缘的也和陆邺眼缘,既如此,那就她吧,把她送给陆邺。”

章节目录

久爱成疾,前夫入戏太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陌上迟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迟归并收藏久爱成疾,前夫入戏太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