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广播塔上的旋转餐厅用过餐后,给糖糖选了些小礼物,由任武开车,他们出发前往了机场。

    航班晚点,落地时已经夜深了。

    秦淮年和郝燕直接回了壹号公馆,很早歇息下了。

    隔天醒过来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黑色的劳斯劳斯,停在私立医院的楼前。

    郝燕伸手打开车门时,一旁的秦淮年未动,他没有下车的意思。

    秦淮年除了有点公事要处理以外,秦博云打来电话让他回秦宅一趟,语气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之前突然取消联姻的事情,家里很不满,他承担了不少压力。

    只是没打算告诉她,他可以处理好。

    秦淮年覆在她拿包的另一只小手上,勾唇道,“郝燕,帮我转告糖糖,晚一点我会过来看她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郝燕点头。

    她想到什么,叮嘱道,“对了,这几天我们两个在魔都的事情,别在糖糖面前说漏了嘴!”

    秦淮年慵懒,“怕什么!”

    郝燕咬唇。

    当然是怕你成渣男啊!

    女儿的事情秦淮年有自己的考量,他笑了笑答应,“嗯,放心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郝燕点头,然后下了车。

    目送劳斯莱斯离开,她转身进了住院大楼。

    推开病房的门,里面有些热闹,除了糖糖以外,还有秦屿在,一大一小正咋咋呼呼的在玩着游戏。

    看到她走进来,糖糖立即从沙发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朝她飞奔,“妈妈——”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没见,但对于母女俩来说,已然是思念极了。

    糖糖童真的小脸上笑容灿烂,明亮的大眼睛迎着阳光,纯净又清澈。

    郝燕蹲下身子,将女儿抱个满怀。

    糖糖则像是小狗一样和她撒娇。

    沙发上的秦屿也站起来,气哼哼抱怨道,“小燕子,你可算回来了,瞅瞅你家的熊孩子都对我做了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两人在玩Jenga游戏。

    也就是所谓的层层叠,轮流从积木塔上抽取一块积木,保持平衡后再放到塔顶,输了的人会有惩罚。

    秦屿此时脸上成了个大花猫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三道胡须,配合他那头卷毛,生动极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他输得很惨,而糖糖只有左手背上被画了个很丑的乌龟。

    见秦屿找郝燕做主,糖糖口齿清晰的嫌弃,“秦叔叔,愿赌服输,你怎么耍赖和我妈妈告状!”

    郝燕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看样子,两人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母女俩温存了许久,糖糖把她买来的小糕点,兴高采烈的拿去给其他病房的小朋友分享。

    秦屿到洗手间清理脏兮兮的脸。

    水彩笔是郝燕精心挑选的,适合小孩子使用,材质都是无毒无害的,哪怕弄到皮肤上,也不会有伤害。

    不过,秦屿还是嚷嚷着让她拿护肤品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重新恢复了帅气,秦屿一边照镜子,一边问她,“小燕子,我听糖糖说,你怎么放假还要悲催的出差,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魔都了!”郝燕道。

    “魔都?”秦屿扭头看向她,不禁径自嘀咕起来,“好像我二堂哥也去魔都出差了……你该不会是跑过去找他了吧?”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郝燕笑眯眯的点头,“嗯~”

    秦屿眼角抽搐。

    谁让他嘴贱……

    郝燕见他眉眼耸搭在那里,关心的问,“小秦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秦屿有气无力,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失恋了!

    很快到了中午,郝燕从医院食堂打了饭到病房。

    可能是假期的关系,厨师菜做的很丰盛。

    吃了顿饱饭,饥饿的胃得到满足,仿佛心情也跟着轻快,秦屿这才满血复活起来。

    他拉着糖糖,不服输的继续玩游戏。

    然而结局已经是惨败。

    等他又一次跑到洗手间里洗脸时,郝燕看了看表,不禁跟过去道,“小秦总,这都下午了,你回去忙你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没事!”秦屿整理一头的卷毛。

    郝燕好心道,“秦淮年可能快过来了,我觉得你还是回去吧!”

    秦屿一听,顿时气急败坏道,“干嘛撵我走!我二堂哥来了,我就不能在了吗?啊?”

    郝燕摊手,“我们一家三口,你确定要在这里?”

    秦屿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淮年是糖糖的亲生父亲,到时病房里他们是一家三口,而他只能是个电灯泡。

    想想都酸爽,他还是别找虐了。

    秦屿气愤的冷哼道,“小爷回家睡觉去!”

    秦屿前脚走没多久,秦淮年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只有郝燕一个人,她盘腿坐在地上,单手撑着下巴,对着一茶几桌的设计草稿。

    秦淮年高大的阴影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郝燕抬起头,笑弯了眉眼。

    秦淮年问,“怎么就你自己,糖糖呢?”

    郝燕环顾了下病房,笑着道,“又跑出去和小朋友玩了吧!”

    秦淮年长腿一跨,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,扫了眼角落里堆积的几个玩具,问道,“秦屿又来了?”

    郝燕惊讶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秦淮年随手拿起一个玩具,是个卡通的蜘蛛人,趴着的姿势,没有电动遥控,而是安装了分贝声控器,需要在它旁边喊一声,然后在平面上就会蠕动一下……

    他丢到旁边,表情非常嫌弃,“只有他会送这么幼稚没有智商的玩具!”

    郝燕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果然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堂弟。

    秦淮年突然蹙了蹙眉,“他经常过来吗?”

    郝燕沉吟的摇头,“还好吧,有时会过来!”

    秦屿偶尔性的会跑过来,而且很多时候,都是被秦淮年撞到一起的。

    秦淮年镜片后的眼眸眯了眯,里面有思绪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,大片橙色的光从玻璃照进来,郝燕背着光,和他说话时侧过头,半边脸就融入在光影里。

    白皙的皮肤清透,连细细一层透明绒毛都看得清。

    她冲他笑,两边嘴角上翘,笑容里有着妩媚和缱绻。

    秦淮年莫名的心悸。

    他捏起她的下巴,很想要吻她。

    郝燕慌乱的躲避,“别,秦淮年,这里是病房,万一等会糖糖回来被撞见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病房的门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糖糖欢天喜地的奔跑进来,“霸道总裁!”

    郝燕轻吁出口气。好险!

章节目录

禁爱弥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北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栀并收藏禁爱弥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