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良新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,然后让陈东升考虑。

    "好,请沈总放心,我现在就去召开班子会,商议土地流拍的事情。"

    陈东升放下电话,立刻通知办公室主任,让所有局班子成员连夜赶到局会议室,召开领导班子会议。

    同时。市公安局扫黑除恶办公室主任侯永庆的电话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"杨局好。"

    侯永庆接通电话,第一时间问候道。

    "侯主任,我想问你,这段时间扫黑除恶,你们是不是只把眼睛盯在了县区,反而忽略了眼皮子低下的黑恶势力?"杨局长直言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"嗯……不知道杨局您说的什么意思?虽然现在对黑恶势力的打击力度主要击中在县区和乡镇,但是市内的监控也一直没有放松,杨局您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。还有人敢顶风作案?"侯永庆试探性问道。

    "金水大道,平安小区拆迁工程,你现在就派人过去,现场查清情况,我马上就到。"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秦凡此时躺在床上,睡意全无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动用家里的力量,对付的还是自己曾经觉得无法仰视的林氏集团。

    民不与官争,贫不与富斗。

    放在之前。这是他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只要安静的在床上睡大觉,等明天董叔那边传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但也同时忧心,这样做。会不会给自己的亲生父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毕竟,林家也是有上亿资产。

    不是一般的普通有钱人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,秦凡默默的翻阅着夏梦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夏梦的朋友圈里,记录着她从大学学时期,一直到工作以后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每一条朋友圈中,都有一张她充满阳光的单纯笑脸。

    从七年前的第一条,秦凡一直读到现在。

    最后一条,是她穿着护士服,站在圣德医院大门口的自拍照片。

    医院的名字,被她刻意用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下面还配有一条文字。

    "儿时的梦想终于得到实现,接下来,就好好奋斗吧!"

    "呼……"

    秦凡深深吐了口气,将手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就是这样的一个阳光开朗的女孩子,此刻就躺在手术室里,和死神进行着最后的抗争。

    "如果救不活她,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会在内疚之中度过吧。"

    秦凡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缓缓陷入到了沉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。

    秦凡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。

    董叔没有打电话过来,而是发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"地已拿到。"

    简简单单四个字。让秦凡对沈家的实力重新评判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的功夫,还不是在工作时间,能让林家将已经拆了一半的地皮拱手相让,看来自己的亲生父母,远远没有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短信,而是穿上衣服,直接走到二楼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吴雄飞早早的就带着助理在这里等候了,见秦凡出现。立即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"夏梦还没有脱离危险期,现在已经转入ICU,有专人看护。"

    知道秦凡现在没有心思听起来,吴雄飞直接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"你的那些专家呢?"秦凡问道。

    "刘医生和陈医生已经在办公室对夏梦进行二次会诊,另外三位还在赶来的路上,并且我们已经联系了德国的马汀博士,他已经带着他的专家团队飞往南都,估计要今天夜里才会到。"

    "德国?"秦凡皱了皱眉头,"你聘请来的吗?"

    "我哪有这个本事,是陈夫人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,就专程打电话给沈家在德国的医疗研究所,刻意吩咐马丁博士带人来给夏梦会诊,夏梦能得到少爷和陈夫人如此重视,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。"吴雄飞感慨道。

    "福气?"秦凡看了他一眼,"你现在从三楼跳下去,我也让马丁博士来给你会诊。让你也好好享受享受这种福气,怎么样?"

    吴雄飞脸一僵,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,便连忙道歉。然后带着秦凡去隔壁的ICU重症看护室。

    秦凡没有进去,只是隔着观察窗,远远的看着夏梦。

    夏梦躺在病床上,在呼吸管。纱布,心电仪,以及各种重症仪器的覆盖下,能看见的,只有一双紧闭的眼睛,和扎满针头的手臂。

    "夏梦现在全完是靠这些机器设备进行续命,虽然我知道少爷可能不爱听,但就以目前两位医生的会诊情况来看,夏梦能熬过今晚的可能性,已经低于百分之五。"

    吴雄飞想了想,觉得还是得把真实情况告诉秦凡,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"百分之五?"秦凡摇了摇头。"你说的那是大概念,对于夏梦来说,只有百分之零,和百分之百的区别。"

    "少爷说的是,您还有什么吩咐直管说,我会通知给主治医生,让他们全力满足。"吴雄飞急忙道。

    "我要见两位医生。"

    在办公室,吴雄飞按照秦凡的吩咐,没有向两名医生介绍他的身份,而是说自己是夏梦的弟弟,想里问一问姐姐的情况。

    刘医生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头,带着眼镜,头也不抬的说道:"不好办啊,脑颅内大出血,光是将淤血清理干净就是一项极其耗费人力物力的大工程,而且她脑颅神经也因为高空坠落受到了损坏。即便是能出现奇迹活下来,怕是也躲不过成为植物人的命运。"

    "有什么困难你直管说,吴院长会尽力满足的。"秦凡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"困难?"不知为何,李医生低笑了一声,"困难就是我们耗费如此大量的医疗资源,去救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护士,怕是上面知道了,吴院长也承担不起吧?"

    "是啊。咱们圣德医院虽然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经验,但是这些设备价格昂贵,即便是有些权贵人物也无法享受的到,并且耗损率极高。就这么用在一个小姑娘身上,是不是有点浪费了?"

    秦凡没有说话,而是将质问的目光投向了吴雄飞。

    吴雄飞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陈医生和刘医生昨天晚上陆续赶过来,为夏梦在做手术,然后进行会诊,吴雄飞也没来得及对他们交代什么,而夏梦他们两个人也认识,知道是圣德医院的护士,在这里跳楼,就推测医院是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,才对她进行抢救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秦凡一开始担心少东家的身份。会让两名医生在手术室产生心理压力,从而干扰手术发挥,就让吴雄飞刻意隐瞒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来,反而有些弄巧成拙的成分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他正想解释。但余光里突然就发现秦凡笑了。

    "如果你们刚说的那些条件都能满足,夏梦生还的几率会不会大上很多?"秦凡问道。

    "那是自然,光说医院刚从日本进口的那台脑颅淤血清理机,按照进价和耗损比例,用一次少数也是三十万的费用,这还不算人工和其他的附加医疗配套所产生的费用。"刘医生嘀咕说道。

    "如果加上你们说的这些,夏梦的生存几率会有多少?"秦凡问道。

    "百分之七。"李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"再加上我给你们一人一百万呢?"秦凡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才搞清楚,夏梦并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医生没有把她的命当回事,怕浪费医疗资源而已。

    刘医生和陈医生互相对视了一眼,然后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秦凡问道:"你能拿得出来一百万?"

    秦凡没有说话,让他们两个人写下银行账户,在手机银行里,各转了一百万进去。

章节目录

天降横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秦凡夏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凡夏梦并收藏天降横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