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凡因为昨晚在网上查了一夜的旅游攻略,接近天亮才睡。

    等睡醒时,已经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他起床先是给夏梦打了个电话,发现没人接之后,又把电话打到吴雄飞办公室,还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"我靠,医院不会也集体放假吧,一个人也没有?"

    秦凡郁闷地走下楼,然后发现周璐璐居然也不在。

    站在空空荡荡的别墅里,秦凡莫名有了一种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感觉。

    愣了一分钟。秦凡只好给江晏紫打电话,然后出门去楼下别墅蹭早饭。

    不过,走到山下时,秦凡就被远处别墅院子里面的景色所吸引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被里面一个女人吸引。

    女人提着花洒正在浇花,那专注的模样是在侍弄着自己最珍爱的宝贝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白色的棉布休闲服,身高足有一米七,因为弯腰的缘故,那胸前的饱满便跟着垂落下来。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摇欲坠,就像随时都要掉下来的深水炸弹一般。

    乌黑长发披散在肩上。遮住半边的容颜。可是那若隐若现的另外半张脸,却足以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体都没有一点儿青涩感,正是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可能是秦凡站在原地看的太久了,也吸引到了女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就转过头看了秦凡一眼。

    仅仅一眼,就让秦凡略微赞美的心情熄灭了一半。

    冷!

    实在是太冷了!

    都不知道这女人经历过什么事情,那投过来的眼神就像是薄冷的刀子般,让人觉得身上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秦凡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些富豪子弟,都习惯管陈家姐妹叫做冷艳双绝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对姐姐陈思璇避而不急。

    现在,秦凡都想逃。

    陈思璇在看着秦凡。同时在她身后,出现了一位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"哟,这不是秦少嘛,吃过午饭没有,到家里来坐坐啊。"

    即便距离隔着不是很近。陈天养还是热情地离开院子,向秦凡走来。

    "呵呵,我正好要去朋友家,她坐好午饭等我了。"

    秦凡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吃早饭去的,就随口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"这么不巧啊?"陈天养有些遗憾地说道,"今天家里刚好熬了锅九头鲍,秦少要是能来,我这两个闺女肯定也很高兴的啊……"

    两个闺女?

    想起那天早上,黎佩姿在自己卧室里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秦凡莫名地打了冷颤,急忙说道:"呵呵,真不用了,我跟人说好了,九头鲍就算了,下次吧,谢谢陈总的好意。"

    说完,秦凡正要逃。

    就听见一阵讥讽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"说你胖还喘起来了,跟谁稀罕你来似的。"

    秦凡错愕的侧目看过去,就见穿着黑色短裙的黎佩姿,晃动着雪白的大长腿,出现在院子里。满眼鄙夷地注视着秦凡。

    妈的,就是这个眼神!

    和上次在卧室里,一模一样!

    秦凡眼角抽了抽,却在这时,手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"中午要不我给你点外卖吧,集团出了点事。我现在得过去一趟。"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江晏紫便开门见山说道。

    "集团出什么事了?"秦凡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"没什么,一点小事,但是得我亲自去处理,等忙完了我给你打电话,回见。"

    秦凡挂掉电话之后,就见陈天养满脸笑眯眯地盯着自己,说道:"秦小友,这下可以赏脸去寒舍吃顿午饭了吧?"

    见陈天养如此热情,自己又实在是没地方解决。秦凡只好笑着感谢。

    陈天养的家,相对于自己和江晏紫家里,看起来就要奢华很多了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欧式贵族装修风格,罗马柱,旋转楼梯,红地毯,还有挂在墙上的外国名画……

    看起来陈天养很想把这里打造成古堡风格,而且这里虽然面积也足够大,但毕竟古堡和别墅的构架区别还是很大的,虽然刚进门时乍一眼还是有点欧洲贵族古堡的样子,可仔细一看,跟自己家的天鹅堡古堡比,差的还很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,黎佩姿和陈思璇这对姐妹花已经等在餐厅了,还有两个小保姆在忙着上饭菜,秦凡没有见到陈夫人,可能是在楼上还没有下来吧。

    "秦少,快来坐,咱爷俩喝两口白的?"陈天养满脸微笑地邀请秦凡入座。

    "白天还是不喝酒了吧,下午可能还有点事情。"秦凡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"爸。他就一个小屁孩,你还真把他当做大人来看啊。"黎佩姿坐在秦凡对面,神色鄙夷地说道。

    "佩姿,当着秦少的面瞎说什么呢,好好吃的饭。别瞎插嘴!"陈天养指责道。

    "本来就是嘛,一个小孩子,都还没有发育成熟呢,喝什么酒,我卧室里还有一箱酸奶。让王姨给他拿就是了,这才是他该喝的东西。"黎佩姿没好气地瞪了秦凡一眼。

    "你这孩子,当着客人的面,怎么什么话都敢说,还不好好学学你姐姐,整天就知道闯祸,你现在给我闭嘴好好吃饭,要是再敢多出一个字,我就把你关地下吃,看你还跟谁乱说!"

    看着陈天养是真的生气,黎佩姿才小声嘟囔着,停止了对秦凡的嘲讽。

    秦凡坐在那里,很尴尬。

    黎佩姿明明是在说那天在卧室,觉得自己很小的事,可他还不能出口辩解。任凭她边吃饭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,简直是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倒是陈思璇很有大家闺秀的样子,可能是性子本来就很冷的原因,坐在那里,身姿挺得笔直,小口往嘴里夹菜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"就你这脾气,要是再这样下去,看谁以后还敢娶你!"陈天养不争气地看了自己小女儿一眼,然后对秦凡问道:"秦小友,我说的是吧?"

    "额……还好吧,黎小姐这么漂亮,还这么有气质,不可能愁嫁人的。"秦凡客气着说道。

    "你真的觉得她这么好?"陈天养指着坐在他对面的陈思璇,问道:"那你觉得我大女儿怎么样?"

    "啊?很不错。"秦凡敷衍答道,而且在他的心目中,陈思璇虽然比妹妹高冷,但是论脾气秉性还有教养,他反而觉得这个冰山美人可能要更容易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最起码,那天音乐会结束。她还好心地要载自己一程来着。

    "你觉得不错?"陈天养问道。

    "是不错,姐姐气质高冷,妹妹性子直率,这在性格上也算是相互弥补嘛,姐妹之间彼此也有个照顾,挺好的。"秦凡硬着头皮回答,总觉陈天养的问题怪怪的。

    "那不知道秦小友今年多大年纪啦?"陈天养话题一转,问道。

    "马上过完生日,就刚满二十。"秦凡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"嗯,二十岁好啊。二十岁是男人真正开始面对这个世界的岁数,想当年我也是二十岁的时候,跟你刘阿姨结的婚,可以说当时的环境,如果没有你刘阿姨给我做贤内助。一路帮助扶持,我不知道已经栽倒在多少困难下,很难站得起来,更何况现在的社会,形势要远远比我那时复杂很多,仅凭一个人的力量,确实难以立足啊……"

    看着陈天养莫名地开始惜往昔峥嵘岁月稠,秦凡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目的,只能坐在一旁连连点头,也实在是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"而且我一直都觉得,我家大女儿思璇,很有她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,虽然平时不爱说话,但是她心理对什么事情都很明白,将来要是嫁了人。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贤内助,扶持她的男人成就一番事业。"

    "嗯,思璇姐姐挺不错的,陈叔叔的眼光更不会错。"秦凡点点头答道。

    "好,既然你也同意。我就愿意把我大女儿嫁给你。"陈天养一脸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凡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:>_<

章节目录

天降横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秦凡夏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凡夏梦并收藏天降横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