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,你快说说,刚才那青牙鬼神怎么斩掉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杀了两个,那还有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听着方贵在那里吹牛,萧剑渊与古通老怪等人还真是来了兴致,急忙凑了过来问。

    方贵愈发的得意,得意洋洋的冲他们讲了起来:“你瞧,你们三个一人杀了一个鬼神,感觉立马要出名了是不是?告诉你们,差点,这三个鬼神的死,都跟我有关系吧?那个青牙鬼神,还等于是我杀的呢……这么算阿苦师兄其实一个没杀……没关系,我送你一个,这么说起来,你们最多一人杀了一个鬼神,我可不一样,除了这些,之前我还弄死一个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呶,瞧瞧,这是啥?红袍恶鬼的大红袍,这个家伙早被我弄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问我怎么杀的?”

    “不能告诉你,万一你们都去杀鬼神了,人家鬼神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袭话把萧剑渊,古通老怪,黑山大尊还有阿苦师兄几个说的不明觉厉,看着方贵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敬畏,旁边古通老怪那个童儿,更是眼神都直了,对自家这个没本事的师傅的怨气,呈直线增涨,倒是惟有太白宗主,只是在旁边听着,心里渐渐有了些释然。

    当然,也确实有必要找这小子聊一聊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云散去,万里晴天!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夜的恶战,太白宗主等人总算是稍稍放下了心来,如今距离古通老怪的丹火宗,还有一天多的路程,但他们却并不担心还会有尊府的妖魔来袭了,一是离得安州尊府越远,他们便可以愈多的请来帮手,而尊府想要调兵谴将,且不引人注意,则也愈发的困难,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则是,尊府四大鬼神,同时栽在了这一战里,对尊府也是极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现在的尊府,可能想派人出来,都不知道该怎么派了。

    先是为了攻入魔山洞,拿到那魔山秘宝,他们便损失了不少长老,再接着魔域之外一战,太白宗主剑斩十二邪神,更是使得尊府平日城威慑四方,专门干黑活的人都一扫而空了,而在这场追逐之战里,四大鬼神同时殒落,那尊府的损失,就不仅仅是伤筋动骨了……

    堂堂尊府,连供奉的鬼神都没有了,这像什么话?

    所以太白宗主等人心里都明白,尊府便是再痛恨他们这一行人,都不可能再派人过来了,恰恰相反的是,损失了这么多高手,实力大损的尊府,该想想如何短时间内补充自己的力量,提防安州七国蠢蠢欲动的仙门跳出来搞事情才是要紧的事,不然阴沟里翻船都有可能!

    简单来说,从这一战起,安州尊府算是从以前的制衡天下,变成被迫防守了。

    若真仔细分析了下去,这件事的影响,还会更大,但太白宗主却也懒得再想什么了,他只知道尊府这一次大败亏输,而北域修士的命运,也该到了扭转一下的时候了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天一日赶路,法舟不停,路上并未遇到任何凶险,而到了晚间,萧剑渊、阿苦师兄、黑山大尊三个又守了一夜,结果却还是风淡云清,没有任何动静,一直等到了东方泛白,他们才轻轻吁了口气,知道这一夜平稳过去,太白宗主这一劫,也就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法舟再有半日,便可以到达丹火宗,这里已经是古通老怪的地盘,再不会出事,一路护卫着的几个人也放下了心来,萧剑渊第一个拎起了自己的剑匣,向太白宗主告辞。

    古通老怪见他要走,笑吟吟道:“到了老夫的地盘,却还不过来喝杯茶么?瞧你之前恶战尊府鬼神,也累得不轻吧,你又不是人家那等仙道道基,灵息最薄,这么一番恶战,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将养得回来,去了老夫的丹火宗,随便捡几枚丹药给你吃了也是好的!”

    之前在路上,一直是萧剑渊找他的麻烦,他听着憋屈,如今到了自己的地盘,这架子终于大了起来,笑吟吟的说着,手里端着茶,一看就十分有七小圣之首的气度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剑渊背着剑匣叹道:“你那丹火宗不去也罢,倒不是怕你什么,一个连筑基都不如的七圣之首有什么好怕的?我主要是不想见你那抠门的徒弟,没得找一肚子气受,不过你说的丹药,我也不与你客气,毕竟救了你的命不是?我徒弟这几日会来,你补在他身上吧!”

    说着话时,剑匣掷在空中,飞身站在剑匣之上,白衣飘飘,御空去了。

    古通老怪见他走的急,哼哼了两声,甚为不悦。

    第二个离开的是黑山大尊,它见太白宗主无恙,便也急着赶回太白宗后山,不知道是不是担心那群小野猪,太白宗主也不强留,见它要走,便起身道:“此次有劳大尊出手,赵某感激不尽,如今不是说话之时,待赵某养好了伤,回太白宗主,再向大尊道谢……”

    野猪王飞身到了半空,“哼哼”了两声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倒是方贵一见野猪王要走,急忙凑到了窗边,随手拿出了一大包丹药,都是之前在尊府得来的,用个乾坤袋装了,远远的扔给了野猪王,叫道:“野猪大王你慢走啊,回去了向我那几个兄弟问好,尤其是头上有白杠那个,我好久没见它们啦,这点丹药你捎给它们……”

    野猪王转头衔住了那乾坤袋,似乎有点感动,犹豫一下,向方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贵见得大喜,心想:“我的面子比宗主还大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是阿苦师兄,他见野猪王要走,便也犹豫着看向了宗主,毕竟是跟着野猪王一起来的,那他也在想着要不要跟野猪王一起回去,倒是太白宗主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你暂且留下吧,这一次你打开七道封印,损耗不少,该先去给你找些丹药弥补一下才是!”

    阿苦闻言,急忙答应,又拿出了那一葫芦火云,准备交给野猪王带回去。

    方贵一看,心里顿时着急,抬手按住了,严肃道:“阿苦师兄,你不能这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阿苦师兄一听愣了:“我又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贵道:“这火云是你从火候君长老那里借来的吧?”

    阿苦师兄道:“对啊,火候君长老很着急呢,所以我请黑山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方贵摇了摇头,道:“从小村长就教给我,有借有还才是道理,但这个借与还,也是要讲规矩的,既然是你亲手从人家那里借过来的,那是不是得你亲手还给人家才合情理?你现在请野猪大王捎回去,万一丢了呢?万一坏了呢?万一以后想用的时候借不过来了呢?”

    阿苦师兄听得一阵发懵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倒是野猪王那脾气,哪里有功夫等他,见他犹豫不决,自己早早便踏云走了。

    阿苦师兄无奈,只能抱着葫芦留了下来,等日后亲自还给火候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法舟再行了两个时辰左右,已进入了一片温暖如春的地界,法舟也渐渐接近了地面。

    方贵好奇的一看,却见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繁花遍地的所在,如今正是冬季,四面冰雪,但这安州极北之处,没想到却温暖如春,四下里枝繁叶茂,百花盛放,往地上一扫,便可以看到片片花开如锦,畦畦药田如织,倒像是一个永远长青不败的仙家洞天福地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终于到啦……”

    法舟上的童儿嗅到了熟悉的药香,整个人也活泛了起来,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,回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也跟着叹,一徒一师,都有些心有余悸之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太白,你我相交三百年,你却还是第一次来我丹火宗,不像那头疯龙,天天来……咳,老夫钦佩你的为人,如今更是有些敬佩你的本事,定要好好留你做几天客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法舟已落地,古通老怪站了起来,请太白宗主下法舟。

    太白宗主笑着道谢一声,与古通老怪在前面下了法舟,方贵则与阿苦师兄,古通老怪的童儿,跟在后面走了下来,四下里一扫,便见他们正在一座巍巍高山之上,这高山一眼难以辨别出有多高,几若参天,远远望去,山尖已在云层之上,可见白雪皑皑,而再往下来,则是树木愈青,郁郁葱葱,再到了最下方,则是一片赤红,沙石滚烫,处处是腾腾沸水泉。

    只是一山,却几乎囊括了人间四季,端得神妙。

    如今方贵他们所在,却是这山腰之中,只见地势平坦,温暖如春,也不像别的仙门那般气势森然,而是处处搭起了精致楼台,竹舍凉亭,修有水池假山,十分精致,与其说是一位闻名北域的大仙门,倒不如说是一处凡俗富贵人家的圆林来的更为贴切。

    最为吸引人的,则是这丹火宗正中间,可以看到一片火红的竹林,而所有的建筑,则都是绕着那竹林而建,最里面的,最为精致,修建的奢华,每一座,都如同一座富家宅邸,而最外面的,则是简隔之极,不过两三丈方圆,看起来比穷苦人家的茅屋都不如……

    古通老怪在前面走着,笑着解释道:“老太白你看,前面那火竹林,便是老夫平时炼丹之地了,外面这些屋舍,却是我家那徒儿的主意,老夫的丹道生意,遍布天下,十九州内,时时日日,皆有前来求丹售丹者,不多些屋舍,他们也落不下脚,倒是怠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太白宗主笑道:“所以你们又将屋舍修成了几个级别,购丹多的,便让人住在最里面,购丹少的,便住在最外面,不发一言,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我猜的可对否?”

    “这话少说,少说,别让我那徒弟听见……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老脸一红,急忙低声劝了几句,然后领着太白宗主及方贵等人往最里面来,笑着指点道:“如今快到了老丹这丹火宗往外放丹的时候,所以各地的大商号都已过来了,里面这些诧邸,倒是已住的差不多,但老太白你是何等身份,老夫早给你留好了一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得意洋洋,气魄非凡,便要朝那距离火竹林最近的一处宅邸走去。

    “师尊回来了?”

    只是刚刚举步,便听见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冷淡的声音,古通老怪一惊,急忙伸头瞧去,其他人听着那声音冷淡,毫无敬意,也都跟着过去看,便见不远处火竹林里面,正有一群满头佩饰的丫鬟奴仆,簇拥着一个神色清冷,模样俏丽,身穿青袍的女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明月徒儿,你醒啦?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见了那弟子,倒像见了师傅,老脸微变,陪着笑脸道:“这时候你不该午睡嘛?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醒,谁知道你又带了什么杂七杂八的人过来?”

    那神色清冷的女子淡淡开口,瞧她年龄其实也不大,不过是十七八岁年纪,只是姿态雍容,虽然自己穿的素然,但身边的丫鬟奴仆,嬷嬷力士,却一个个五花招展,再加上她的冷淡神色,倒不像是古通老怪的徒弟,更像是一个不知哪个皇室里来的公主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哎……不要乱说,这位可不是杂七杂八的,他是楚国太白宗……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听了,急忙笑着说了一句,然后赶紧介绍。

    但那明月徒儿却不等他介绍完毕,打量了太白宗主一眼,瞳孔微缩,道:“来治毒的?”

    太白宗主见她能看出自己中了毒,也有些意外,笑着点头,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那明月徒儿眉头顿时又皱了几分,看向古通老怪:“又是不给钱的?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脸色顿时有些尴尬,小心的解释:“这个……这个人是不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一样不一样!”

    那名唤明月的女子忽然口气微重,冷淡道:“天底下过来你这里讨丹药的,只有两种,一种给钱,一种不给钱,我看近几年里,你这不要钱的丹药送出去的是越来越多了,倒是不知多少大商号,拿着成山的灵精,求不着你一颗丹,这家底,迟早要被你败光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稍后再说,明月徒儿,咱们先让客人安顿下来可好?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被弟子训的脸上无光,忙顾左右而言他,急着请太白宗主先去住下,似乎生怕弟子不同意,话音儿里都能听出些哀求的意思来了,暗示弟子给自己留点面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安排他们住进月心阁?”

    那明月弟子见了,也有些不耐烦,不愿再搭理古通老怪,但没想到,一见古通老怪,居然要引着太白宗主往距离火竹林最近,修筑的又是最精致的诧邸里走,却顿时变了脸色,甚至已经不只是变了脸色了,眉宇如寒霜,仿佛还带了一点儿怒气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古通老怪脸色尴尬,解释道:“周围几个地方,就这里空着啦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的清风童儿闻言,已是不忍再看的捂住了眼睛,暗道:“我的好师傅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是空着,也不给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住!”

    那明月徒儿脸色冷厉,不悦的扫了太白宗主等人一眼,忽然叫道:“杨柳!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出来,道:“小姐请吩咐!”

    明月徒儿脸上像是罩了一层寒霜,冷冷剜了古通老怪一眼,淡然道:“求丹都不给钱的人,哪有资格住进月心阁里来,你领着他们,到外面去收拾一个马厩住下来吧!”

章节目录

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