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日升月落之时,天空的星辰便会摇落一颗,大地上便多了一处美景。

    首先是大日之中的宫阙皇城,皇城北角的摘星楼上白衣人衣袂翻飞,剑气扩散镇压五湖四海,大月之中的山庄落在西北,万顷梅林连绵数个山头,有白衣侠士御剑飞天。

    络迦落到地上,飞旋在美景之中。

    除去曾经出现过的江湖势力四大教派和战灵,又以山水风情揉出了临湖的七秀坊,以百花和群山捏造了万花谷,以金石溪泉塑起了藏剑山庄,以热血忠诚打造天策府,以白雪和青松流云凝成纯阳宫,以钟声和铜佛化为少林寺。

    还有唐门、明教、丐帮、苍云、长歌、霸刀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另有桃花坞、桃花源、庐山飞瀑、天火炉等大小秘境。

    信仰的分歧,新旧势力的交替,江湖中正邪两立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章节万灵竞逐,本章节以天下一统,叶皇帝镇压凝聚人道洪流为终点。

    到第三章节,也就是最末章节,则是盛世如歌。

    时间流转,一日百年。

    人类开疆拓土,北上草原大雪山,西进万里沙漠戈壁,东入大海三千群岛,南登十万大山……

    圣音人多是灵觉系生灵,他们有的没有眼睛,有的眼睛只是装饰,他们观察外界除了靠倾听声音,就是凭灵觉来认知法则气息波动等。

    在圣音人意识中,创界就好比听一场大型的交响乐。

    不同的法则组合成不同的小世界,旋律和曲调也不同,当法则失衡时,乐曲会变得噪杂凌乱,不过凌乱的旋律中也能发现美。

    听络迦创界则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三千种法则就是三千音符,本该会杂乱无序,却在时空的控制下宛如行军打仗前士兵集合般流畅迅捷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空间系是侦察兵,他们放出雷达卫星,将陌生的世界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物质系是前线作战的工程兵,他们进入新的世界,团结起来打造堡垒,将陌生危险的世界化为自身的领域。

    能量系是必不可少的后勤,他们无所不在,输送着前线需要的物资。

    而时间系,则是远程监控战局的司令部。

    四大基本法则组成世界,整个过程好似一曲钢铁洪流进行曲,听得人激情澎湃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阶段,旋律便更美了。

    以时空为骨,人道七情为肉,剑道杀伐为皮的叶皇帝居于宫阙城楼之上,以剑道诚心为骨,万山梅花为肉,寒冰霜雪为皮的庄主站立高山之巅。

    两者皆凌然不可侵犯,他们是时间双子,日月双星,互补互存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陆小鸡是漂泊的风,没有定所,只有百花楼前摇曳的橘黄灯笼能让他停下来休憩酣眠。

    而一切美好的法则在百花楼里纠缠,组成了皎洁却没有明月森冷,温暖却没有大日耀眼的花七童,他肉眼看到的只是黑暗,心中却满是光明色彩。

    观众感叹:花七童应该是我们圣音人才对。

    儒家的琴棋书画诗酒茶花各自成歌,圣门的百家杂学齐头并进成为社会中流砥柱,佛门的慈悲为怀善恶有报中木鱼咚咚,道家的长生不老逍遥自在里钟声不绝……

    山水柔情形成的七秀坊里鼓声欢快,舞衣飞旋;

    藏剑山庄中铸铁声声溪流潺潺,有心剑孕生的光芒自花树下迸射而出;

    天策府里马鸣嘶嘶,包裹着忠诚热血的铁衣在寒枪碰撞中铿锵铿锵;

    万花谷里鹤唳鹰鸣蜂蝶繁忙,这里自由超前兼容并包,银针封住了患者的哀嚎……

    每一处秘境便是一首小调,有的轻快活跃,有的哀愁婉转,有的潇洒疏阔,有的缥缈浩然。

    当叶皇帝离开宫阙转战八方统一天下时,奏响的是百鸟朝凤。

    喇叭唢呐的声音一出,什么琴萧筝笛鼓瑟琵琶,统统都低了八度。

    酣畅得很,也霸道得很。

    最后一小节的盛世欢歌便是齐声大合唱,如黄河奔腾浩荡澎湃。

    络迦的舞,只是点缀。

    当结束钟声响起,络迦轻轻转动着青绿的小世界,看着他升向高空飘往评判区,她脚尖轻点,在灵气海洋中荡出圈圈涟漪,轻盈的飞出创界场。

    助力星光洒在络迦身上,为络迦披上霞辉星袍。

    落到休息区,络迦跟青叶汇报比赛心得:“很顺手。”

    青叶知道络迦在担心什么,拉开一个光屏递给她:“大家对你风格的转变很认可。”

    络迦拨动光屏上的评论,发现大多信徒都表示‘能赢比赛就好,络络就算不跳舞了他们也爱看’,又快进看了直播录影,没发现明显瑕疵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评判结果不用看,创界的手感比以往都要好,第一是肯定的,破纪录也一定,只不确定破了诸青记录几分。

    络迦躺在云榻上,让月老师给她按压调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冰肌玉骨之后,体力和耐力大大增加,这次创界又减少了大量舞蹈动作,并不像以往那样累,但精神力的消耗因为世界范围扩张而变大了许多,必须抓紧时间恢复消耗。

    络迦已经熟练掌控入梦的规律。

    平时催眠自己睡觉并不会进入梦境中的本源海,只有在精神力耗尽时进入深层睡眠才会入梦。

    梦中的参悟和修行能映照现实,但时间并不由络迦自己控制,受到刺激意识会弹回现实,精神恢复饱满之后也会自动苏醒。

    当空中的阴影再次出现,络迦已经懒得去观察阴影的形状,也不做任何反应,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参悟法则默默修行周天,做好下一瞬就会离开的准备。

    阴影深入水中,跟络迦擦身而过,时空鲲鹏被压入泥沙之中。

    时空之力好比利刃制成的钢刷,刺得络迦半边身体都剧痛起来,下意识合拢了外壳,将自己包裹进小黑屋里。

    陷入黑暗之前,络迦隐约看见被隐隐穿透的泥沙空洞中透出浩瀚无边的海底世界,巨大的时空鲲鹏在海中遨游,而半透明的鲲鹏体内,隐约能看见藏着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不等络迦仔细看,黑暗降临,意识回归本体。

    络迦苏醒,那种疼痛惊悚恐惧的感觉犹存,内视检查识海体内,发现精神核心的豆苗受到刺激般特别活跃,养的鱼缸里法则群鱼很精神,粘稠的精神力也充满了整个识海,有来自阴影的时空气息如水雾般飘荡在海面上,被精神力一点点同化吞噬。

    书客居阅读网址:

    <br /

章节目录

我在诸天比创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秋夜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夜听雨并收藏我在诸天比创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