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籁俱寂的夜晚,窗外的击掌声也显得极为响亮,正在执笔的上官婉儿自然也听到了,这时也抬起头看向张纵,大大的眼睛中也写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纵这时迟疑了一下,随后这才开口道,“婉儿你呆在房间里,没有我的吩咐你绝对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“婉儿明白!”上官婉儿聪明绝顶,自然也看出张纵知道外面的人是谁,但她却一句也没问,事实上她从小在皇宫中长大,深知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绝对不能多嘴,否则只会给自己引来大祸。

    张纵也对上官婉儿十分放心,当下站起来了出了房门,穿一条曲折的小径来到芙蓉苑的宫墙下,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墙头上的李弘,自从上次他登上太平留下的这个高台后,他似乎就上瘾了,再也没有让张纵翻墙去芙蓉苑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上次的新奇,这次李弘却是一脸的苦笑,看到张纵更是双手一摊抱怨道:“煤炭啊,那么好的东西,你怎么不给我留着?”

    张纵早就猜到李弘见自己肯定是为了煤炭的事,于是也笑着回答道:“太子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把煤炭送给长公主,毕竟如果让你去宫里的话,恐怕天后是绝对不会放人的!”

    李弘自然知道张纵救上官婉儿的事,不过他这时还是禁不住抱怨道:“一个小小的宫女,你就把煤给送给了姑母,早知道我就直接送给你一百个了!”

    张纵听到这里却是摇头不语,他与上官婉儿也算是有缘,而且事情又因他而起,所以他才会出面相救,换做别人可就不一定了,比如今天遇到的那个泥涅师。

    李弘抱怨归抱怨,但他也知道张纵说的也是实情,如果他进宫救人的话,根本不可能救出来,因为他不像城阳长公主是个女人,长公主为了救人可以撒泼耍赖,甚至是撕破脸皮把人强抢出宫,但他这个太子却不能这么做,否则他这个储君的形象就全都毁了,这也将引起极其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煤炭啊,你是不知道长安每年冬天缺少多少燃料,特别是便宜又好用的燃料,以前每到天冷时,木柴和木炭的价格都会飞涨,冬天长安城死的人之中,十个有七八个都是被冻死的。”

    李弘这时再次开口道,说到最后更是喜欢心疼的表情,毕竟这么大的政绩,却白白送给了城阳长公主,偏偏这些政绩对城阳长公主还没什么用处,无非就是换去一些赏赐罢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,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,之前的印刷术对你来说已经是最合适的政绩了,若是你忽然拿出太多的新东西,反而会让人怀疑你背后有人出谋画策,而且现在对于太子来说,太多显眼的政绩反而不是什么好事!”张纵却是再次淡定的道。

    李弘听到张纵的回答猛然一愣,特别是张纵的最后一句话,更让他露出沉思的表情,之前他只想用政绩来稳固自己的太子之位,但张纵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他,无论哪个时代,太子都只是太子,虽然可以做出一些政绩,但也不能威胁到太子头顶上的那个人,否则最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若不是你的提醒,我差点犯了大错!”过了好一会儿,李弘这才长出了口气道,他这段时间都只顾着与自己的母亲争权夺利,但却忽视了父亲的态度,这个江山毕竟还是皇帝说了算,所以他其实也有些舍本逐末了。

    “以太子的聪慧,就算我不说,太子迟早也会发现其中的问题。”张纵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李弘的马屁,随后又继续道,“另外献煤之功虽然不是太子的,但太子完全可以从其它地方寻找功劳,而且还不会引起猜忌!”

    “哦?张纵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李弘听到张纵的话也是眼睛一亮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大唐这么大,煤矿可不止一处,咸阳那边的那个煤矿其实不算特别大,只是离长安近些,所以开采成本低,但其它地方的煤矿却更大,有些甚至露出地面,直接就可以开采,只要太子派人寻找出几个大煤矿,同样也是大功一件!”张纵微笑着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献上煤炭的风头太大,并不适合李弘,相比之下,寻找几个大煤矿就不那么显眼了,这其中的差别看起来不大,但其实十分微妙。

    比如我们站在李治的角度来看,煤矿是亲妹妹献上来的,接下来他也将亲自命人寻找煤矿,如果亲儿子再找到几个大煤矿,这一家子父慈子孝,李治也只会觉得李弘这个儿子特别能干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!”李弘听到这里也是眼睛一亮,不过随即他又露出为难的神色道,“可是你也说了,咱们大唐这么大,我去哪找煤矿?”

    “太子不必担心,我倒是知道哪里有大煤矿,不知你手中有没有大唐全境的地图,我帮你标注出来,到时你派人在我标注的区域去找,必定有所收获!”张纵笑呵呵的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”李弘听到这里也是兴奋的大叫一声,随即就让人去取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拿来后,李弘也亲手交给张纵,而张纵也将自己知道的几个产煤地标注了出来,比如后世的山西各地,河南的平顶山等地,虽然位置可能不太准确,但只要李弘多派点人手仔细寻找,总会找到一些。

    随后张纵将地图递上去,李弘也如获至宝的仔细看了起来,而张纵这时则再次开口道:“太子,煤矿藏于地下,如果太深的话,开采也十分困难,不过有些地方的煤矿却是露天的,而且储量巨大,开采又容易,另外把煤炭烧成焦炭的话,也可以用来炼制钢铁,质量不比木炭炼制的钢铁差!”

    “露天煤矿?这上面哪个是露天煤矿?”李弘听到这里更加兴奋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原以北的朔州,以及单于都护府境内的那几座紧挨着的煤矿,几乎都是露天的。”张纵再次开口道,不过紧接着他又解释了一下,所谓露天,并不是说煤直接露在地面,而是煤的埋藏浅,不用打矿洞,而是直接露天开采,所以寻找起来也并不比其它的煤矿简单。

    张纵提供的这些信息虽然模糊,但对李弘来说已经足够了,当即他把地图小心的收好,准备明天就派人去这些地点仔细寻找,哪怕十个地点中能找到一个,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正事聊完了,李弘又感谢了张纵上次托薛绍送的香水,不过这时他忽然扭头看了看张纵身后亮着灯的书房,随后再次问道:“太平的侍女现在成了你的侍女,她应该还不知道你我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以她的聪明伶俐,就算没见到太子,但也到猜到一二。”张纵这时也有些无奈的道,上官婉儿住进来虽然给他带来不少的方便,但有利必有弊,自己与李弘见面的事她迟早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不过这个小侍女我以前倒是见过几面,她是上官仪的孙女,而且又被你和姑母救出了宫,估计也不可能再与宫里有什么联系,想来以她的聪明,应该知道什么能说,什么不能说,实在不行你就多叮嘱她几句。”李弘先是点了点头,随后也并不在意的道。

    张纵听后点了点头,不过这时他忽然想到今天白天遇到的事,于是就颇为好奇的向李弘问道:“太子,你可知道波斯王族的事?”

章节目录

盛唐小园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北冥老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冥老鱼并收藏盛唐小园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