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付恒生?”

    “妈,是不是就是那个一直在纠缠你的付恒生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云飞扬的目光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这个人,云飞扬有印象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沈兰芝公司的人事经理,又一次云飞扬回家的时候听到了沈兰芝跟付恒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中,沈兰芝的语气很愤怒,似乎这个付恒生有意无意地在纠缠母亲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美眸中带着一丝嫌恶:“他最近升职了公司的人事总监,也越来越过分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云飞扬的目光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付恒生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,云飞扬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付恒生今天去财务领了五万块钱的报销款,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。中途他让我去了他办公室一趟,汇报工作,临走的时候,我还看到那五万块钱原封不动地放在桌上的,谁知道下午的时候,就丢了!”

    沈兰芝一脸地气恼:“这段时间,就我一个人进了他的办公室,他就跟公司总经理说,是我拿的。”

    云飞扬皱眉:“像付恒生这种总监级别的办公室,不都有监控吗?调取监控就真相大白了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最诡异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皱眉道:“公家的人去调取监控的时候,发现那个时候付恒生的监控录像被人抹去了,技术部的人声称是操作失误,好几个办公室的监控都被抹去了,这才是最麻烦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付恒生这个混蛋什么时候让我去他办公室不好?偏偏那段时间让我去!现在连警局那边也很为难,证据对我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有可能是付恒生在故意针对我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沈兰芝眉头更是紧锁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用担心了,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云飞扬的脸色微微地沉了下来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沈兰芝前脚刚进了付恒生的办公室,后脚钱就丢了,唯一的证据监控录像也被人抹去了。

    若这不是一个局,云飞扬绝对不信!

    不过付恒生这是在找死!

    “飞扬,那个付恒生不是好惹的,你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千万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连忙拉着云飞扬的胳膊,目光中满是关切。

    云飞扬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公司也看好云飞扬,奋斗一段时间就可以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,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跟苏雨涵生个大胖小子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因为争一时的长短,把自己的大好青春给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妈,我心里有数。要不你不要去公司上班了,有付恒生这种杂碎在的公司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公司。”

    云飞扬现在已经有能力让沈兰芝过上富足稳定的生活,也不愿意让沈兰芝在去付恒生那里受委屈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要妈躲着付恒生就行了。下个月就要发半年的奖金了,我要是现在离职,要少拿一两万!你还要钱付房子的首付……”

    云飞扬闻言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是为了他的首付款。

    其实云飞扬买房根本没有这么为难,可沈兰芝什么事情都替云飞扬想着。

    “妈,其实房子我已经买了,?钱也已经付清了,你不用替我担心首付款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摸了摸云飞扬的脑袋,和煦地笑了。

    云飞扬了解沈兰芝,沈兰芝也了解云飞扬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性子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沈兰芝,坚毅隐忍,都是那种为了亲人宁愿自己受委屈的人。

    云飞扬这时候说这种话,一定是不想让她在公司受委屈。

    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来之后,云飞扬对沈兰芝说道:“妈,我去给你买点儿吃的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一天都耗在了派出所,就喝了点儿水,回去自然不能让心力交瘁的沈兰芝在做饭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沈兰芝点点头,独自一个人往回走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一想到付恒生的事情,沈兰芝就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躯,沈兰芝刚准备关上门,休息一下的时候,忽然一股大力,将沈兰芝想要关上门的抵住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,一股浓浓地酒味也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兰芝的脸色一沉:“付恒生,你疯了,你竟然纠缠到了这里!”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满身酒味,一副道貌岸然人模狗样的中年微胖男人,不是付恒生是谁?

    一想到付恒生对自己的纠缠,沈兰芝不禁地恶心!

    付恒生打了一个酒嗝,顿时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劣质酒精的臭气,令沈兰芝作呕。

    “兰芝,知道你今天在局子里面受了苦,我来安慰安慰你啊。”

    付恒生喝红了脸,脸上还带着恶心的笑容,让沈兰芝秀眉微微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会进去,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沈兰芝一脸地愤怒:“你少来假惺惺地安慰我,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办法啊,毕竟是五万报销款,我可要为公司负责。”

    付恒生嘴角扬起了得意地冷笑,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拿你的臭钱,警方会帮我澄清的!你抓紧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!”

    说完,沈兰芝就想要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等下!”

    付恒生抵住了门,喷着酒气,说道:“沈兰芝,就这么不给我付恒生面子?你看看你自己什么货色,住在这种廉价小区的落魄女人而已,我付恒生现在是公司的人事总监,看上你是你的福分!”

    沈兰芝冷冷说道:“这种福分,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在沈兰芝的心里,看重的从来都不是金钱。

    当初跟云汉山在一起的时候,沈兰芝根本就不知道云汉山是京城云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付恒生开口闭口都是身份地位,让沈兰芝恶心。

    “沈兰芝,你可想好了!你要是拒绝我,五万块的事情,你别想着翻案!”

    付恒生得意洋洋地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这五万块钱真的是你诬陷我的?”

    沈兰芝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, 因为她已经听出来了付恒生的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“明摆着告诉你吧!五万块是我藏起来,监控,也是我让技术部的小伙删的!你若是从了我的话,我现在可以去跟总经理说,钱被我放在了抽屉里面,是个误会,这件事情立马就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从……”

    付恒生嘴角挂着恶心的淫笑:“你就等着蹲监狱吧!”

章节目录

天降神级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秽土转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秽土转生并收藏天降神级弃少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