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属下,到了!”

    只见,赵昌文穿着一席白色长袍,腰别长剑,神色庄严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赵斌等人知道稳了。

    “敢得罪咱们,这个姓陈的,是在作死。”

    “哼,赵长老绝对不会给他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孟兄,让外面的弟兄做好准备,只要他踏出城主府,就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面,唐糖急的来回走动,嘴里嘟囔着:“这个赵长老,徇私舞弊,我看,应该把他赶出长老堂。”

    颜如玉对赵昌文也十分不满,本来,招婿的事情已经完美解决,可他偏要横插一脚,摆明了是想让赵斌来当驸马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颜如玉轻哼一声,无奈的道:“赵昌文在位多年,除非犯下滔天大错,不然,就算父王也没办法将其赶走。”

    颜家,不是小门小户。

    像这种传承万年的超级世家,哪怕是家主,也会受到掣肘,好比七星剑宗的水无极,他想保陈二宝,也要询问其余六脉的意见。

    毫无理由的处罚赵昌文,会令很多人心生不满的。

    颜如玉渴望自己不断变强,就是希望有一天,能成为可以斩断一切的利剑,守护弟弟颜岩的王位。

    颜天明微微点头,道:“其余三位长老,都准备再观察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赵长老的意见是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十几双眼睛,全部落在赵昌文身上。

    门外,赵斌嘴乐开了花,就等一会驸马身份被剥夺,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颜如玉面色凝重,准备出面,收陈二宝做侍卫,虽然她反感陈二宝的自暴自弃,可却不想对方因她而死。

    赵昌文上前一步,朝着颜天明拱手。

    “属下心中早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目光投向陈二宝,赵昌文斩钉截铁,气势雄浑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陈二宝,一座小城商人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血脉低贱,资质低微,文成武德不及公主万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且,这十日,属下暗中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陈二宝以为,驸马爷已经十拿九稳,整日与人胡吃海喝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成为驸马爷,将是南天城的笑柄。”

    声色俱厉,毫不留情,将陈二宝贬低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孟凡波咬着牙,阴森森道:“这小子的美梦,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没人相信陈二宝还能翻盘,肯定求颜天明庇护?

    偷偷逃走?

    他的对手,可是南天城四大势力。

    杀他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‘嗒!’

    赵昌文朝前一步,声色俱厉道:“城主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属下的考核答案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突然被一道轻笑打断。

    “赵长老,陈某仰慕你已久,不如,有空到我府中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赵昌文不屑的扭头,厉声训斥道:“到了这时,还想溜须拍马,谋求我的庇护?你这样的人,怎们配的上公主殿下,我意已决,今天我的答案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只见,陈二宝手里抓着一个酒杯,

    酒杯巴掌大小,通体玉制,上面雕刻龙凤呈祥图案,十分精美。

    “这个酒杯,嗯,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赵长老有空,到陈某府上坐坐,一起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陈二宝上前,将酒杯塞入赵昌文手中,笑道:“城主府禁酒,陈某只能请赵长老喝些果酿。”

    “赵长老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赵昌文握着酒杯的手,剧烈颤抖,脑中好似天雷炸响,嗡嗡直颤。

    这酒杯……是他的!!

    他之所以来晚,就是因为发现酒杯失踪,去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颜家,是南部大陆最强的丹药世家。

    颜家炼丹手法与众不同,十分忌讳酒味,酒精,整个城主府区域,是不允许饮酒的,甚至……喝酒十天之内,都不准踏入城主府范围。

    赵昌文嗜酒如命,又因身份,无法长期离开城主府,只好在书房打造密室,隔绝一切味道。

    这酒杯,就是赵昌文用来饮酒的。

    他敢赶走陈二宝,陈二宝一定会撕破脸,举报他饮酒,颜家戒律森严,赵昌文不但会被赶出颜家,还会受到难以承受的处罚。

    赵昌文目光阴沉不定,这几日书房异动,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,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事儿是陈二宝的做的。

    戒律堂的那群废物,几十人,连他一个都看不住吗?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陈二宝,你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也配请赵长老喝酒?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求饶,未免太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只见,赵斌四人,得意洋洋的看来,眼中带着戏虐与讥讽。

    周遭的人,全部摇头叹息,怜悯的盯着陈二宝议论。

    “昨天不是很嚣张吗?今天就求饶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怕了?可惜,赵长老不会给他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赵长老一向严苛,狂妄的陈二宝要被踢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,唐糖双手捂脸,长叹口气:“硬气就硬到底啊,这时候服软,有用吗?”

    颜如玉俏脸儿凝重看向陈二宝,她总觉得,对方话中有话……

    “赵长老,给出你的答案。”颜天明开口道。

    赵昌文面色如常,可心中,却掀起惊涛骇浪,三百年前,颜天明的一名族弟,偷偷饮酒被举报,直接流放永夜墓地,镇守哨卡,整整三百年不得回城半步。

    他的事儿,绝不能被曝光。

    见赵昌文面色阴晴不定,外面,赵斌添油加醋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混吃等死的废物,不配娶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不如将他直接扔进永夜墓地流放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成为驸马,南天城会沦为笑柄的。”

    嘈杂的议论声中,大长老缓缓抬头,黑袍之下,两道浑浊的目光落在陈二宝身上,他在思考,是什么让陈二宝如此自信。

    颜枫也紧盯陈二宝,他总觉得,对方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,却又摸不清源头。

    唐昊不知何时,靠在柱子上睡着了,口水直流,没有一丝长老风范,对他而言,谁当驸马跟他没关系,只要武力堂别闲着,有架打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赵长老,陈某的去留,就听你一句话了。”陈二宝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四目交接,赵昌文闭上眼,幽幽的开口。“当然,是通过。”

章节目录

都市逍遥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沧海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海笑并收藏都市逍遥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