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知道自从大少爷接手公司后,他的行事风格就越来越像郁少漠,平时经常都是一脸冷漠,甚至比郁少漠更过,因为郁少漠好歹有些时候是开心的,比如和宁乔乔感情好的时候,而郁少寒则是一天到晚都冷着一张脸,搞得他们也一天到晚都绷紧神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浴室里。

    云懿躺在浴缸里,身体被浓密绵软的泡泡淹没,疲惫了一天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花月将浴缸的按摩功能打开,看了眼云懿的表情,又顺着她的眼神看向对面的瓷砖,眼神闪了闪,在浴缸边蹲下,道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云懿过了两秒才回过神,笑了笑:“怎么了?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花月看了看她,问道:“你现在算是和郁先生在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云懿愣了下,摇了摇头:“没有,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花月有些惊讶:“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,毕竟你们经历过患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患难……”云懿默念了一遍这两个字,顿时有些好笑地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话说得好像是演电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的经历就是不普通啊,你们一起经历了山体滑坡,你知道吗?昨天晚上我们找不到你们,还以为你们……被泥土压在下面了,结果你们还活着。”花月顿了顿,眼神闪烁地看着她:“小姐,你们没有发生一些什么事吗?你难道没有被他感动么?”

    “没发生什么啊,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,因为不知道在哪,又没有照明设备,所以我们就哪也没去,就那样在河床上呆了一夜,貌似没有你想听的狗血的故事。”云懿笑了笑,顿了顿,道:“不过,的确有让我感动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是什么事?”花月问道。

    云懿咬了咬唇,道:“是我们掉下去的时候,你知道吗,其实他根本不会掉下去的,可是他当时……他朝我扑过来了,当时我很震惊,我没想到他会那么选择,我相信他一定知道当时那种情况有多危险,可是他还是那样做了,花月……我觉得我真的很感动,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另一个人为我豁出命。”

    “连我们也没想过吗?如果是我,当时我也会跳下去的。”花月道。

    云懿一怔,笑了笑:“这不一样的,我……我很难形容这种感觉,你知道吗,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花月笑了笑:“因为我发现小姐你最近很喜欢发呆,你是真的很喜欢郁先生对不对?”

    云懿愣了下:“我喜欢发呆么,呃,我……只是在想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,而且我觉得这样的你也没什么不好。”花月眼神闪了闪,道:“小姐,那你会和郁先生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云懿唇角的笑容一僵,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: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很想,但是她不敢。

    如果她和郁少寒在一起,会带给他的是什么?

    她不是宁乔乔,无法带给另一个男人开心和快乐,她能带去的可能只有漫无止境的危险。

    花月看了看她,犹豫了一下,道:“是因为云家是吗?小姐,昨天晚上我听郁少漠他们说,对你们下手的是云越承。”

    “郁少漠他们已经知道了?!”云懿蓦地皱起眉:“他们怎么知道的?你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花月:“昨天晚上我们去找你们,就在你们掉下去的地方,突然又有一块石头掉下来了,当时情况很危险,宁乔乔和郁少漠差点就被砸下去了,后来郁少漠查到了云越承的电话号码,和云越承打了通电话,内容我没听到,不过他已经确定凶手就是云越承了,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山体滑坡还有别的隐情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昨晚也遇到山上的落石了,云懿还记得自己掉下去时,满眼都是一块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,仿佛要将他们砸成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“你们遇到了多少石头?”云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?”云懿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月点了点头,见她神情有些不对劲,疑惑地问道:“小姐,你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云懿确实觉得有问题,沉默了一会,皱着眉道:“你知道吗,以我对云越承的了解,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只会警告别人的人,如果他出手,就一定是以赶尽杀绝的方式来通知对方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袭击她和郁少寒的那些石头,她相信当时云越承一定知道她和郁少寒在一起,云越承为了报复郁少漠,不惜要弄死郁少寒,连她也要搭上一起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觉得那一块石头很不合理,除非是一大片石头,能让我们非死即伤的那种。”花月皱起眉道。

    云懿点了点头:“没错,云越承不可能专门留一块石头下来就是为了暴露自己,这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留那块石头,不管他们死了或是没死,郁少漠最后一定都会查到那些石头上去,最终查到云越承身上,毕竟那些滚落在山底的石头不可能全都消失,所以云越承根本没必要用这种方式让郁少漠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“也许只是巧合而已呢?或者他故意这样做?”花月猜测道。

    云懿皱着眉沉默了一会:“可能性很小,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谁也摸不准云越承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花月叹了口气,道:“小姐,你现在才刚回来,又受伤了,还是先别想这些事情了,先好好休息,养好身体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娇弱,你知道的,这点伤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懿道。

    花月笑了笑。

    泡了个热水澡,云懿换上浴袍一瘸一拐地走出来,看到坐在房间里的男人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花月走出来看到郁少寒也愣了下,低下头打招呼:“郁先生。”

    郁少寒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那你们聊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月说完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她身影在门口消失,云懿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郁少寒:“郁先生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郁少寒已经换上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,下半身一双长腿包裹在西裤里,衬衣扣子散散地解开两颗,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,和若隐若现的肌肉,有种喷薄的力量感,和他略瘦的外表不相符。

    “时间正好,过来喝药。”郁少寒看着她道。

    他面前桌子上放着一个碗,里面褐色的液体散发着氤氲热气。

    “宋医生这么快就配好药了吗?”云懿蹦着走过去,像是一只兔子。

    郁少寒没有讲话。

    云懿走到椅子上坐下,也没多说什么,端起碗朝唇边送去,凑得近了,忽然察觉到味道貌似有些不对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身体已经先她的脑子一步,张嘴大大地喝了一口进去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姜味混着红糖的味道瞬间充斥着她的感官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云懿一把将碗拿下来,小脸都皱成了一个包子,满脸震惊地看着郁少寒:“这是姜汤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郁少寒道。

    云懿整个人都不好了: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你不爱喝这个。”郁少寒漫不经心地道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如果他说了,她就又不喝了。

    云懿简直无语了,咬了咬唇,道:“难怪你追不到宁乔乔,你这样骗人喝药,能追到女孩子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郁少寒看着她没有讲话。

    云懿后知后觉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,端着碗的手指蜷缩了一下,眼神闪烁地看着他:“干嘛,不能说啊?”

    这是他不能提及的逆鳞,只要一碰他就翻脸。

    不管平时他对她有多好,但是只要是关于宁乔乔的事,就会让云懿立刻清醒的意识到,她对他来说并没有自以为的那么重要,也许是因为这几天郁少寒的确对她太好,又或者是他们在山上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意外,让云懿有种‘自己对他是不同’的感觉,只不过——到头来这只是她的自以为而已,和以前一样,她又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想告诉你两件事。”郁少寒眼神淡淡地看着她,看不出在生气,低沉的声音不疾不徐地道:“第一,我没有这样的机会让宁乔乔吃药;第二,能追到宁乔乔的方式……如果是郁少漠,宁乔乔不吃药的话,他大概会用嘴喂她吃药,怎么,你也希望我用这样的方式喂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懿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他说的‘那种方式’,而是他竟然真的在给她解释,并且还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看来你真的想要这种方式。”郁少寒挑了挑眉,伸手去拿她手里的药碗。

    云懿回过神,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,眼里顿时闪过一抹惊恐,想都没想,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喝姜汤,像是生怕晚一秒就被他把碗抢走了似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只能听到她的吞咽声,不到一分钟,云懿将碗给他看:“好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许你倾城独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许你倾城独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