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, 沈绩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出去剿匪的这几日, 清乐一直惶恐不安,一边担心他的安危, 一边纠结他是否重生的事。

    成亲那一晚,她纠结过此事,可最终却没有勇气问出口, 这两日她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着,以至于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。

    扶华见她终日锁着眉头, 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 以为她是担心沈绩的安危, 忍不住开解道“郡主放心,那些敌军都被将军打的落花流水,区区几个山匪,将军还对付不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不是这个。”清乐瞥了她一眼,有些心烦气躁道, 她自然知道区区几个山匪奈何不了沈绩, 清乐重重的叹了口气, 心情烦躁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那郡主在担心什么?”扶华不解的看着她, 自打将军去剿匪之后,郡主就一直锁着眉头,连带着沈姐的亲事也无心去管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清乐被问的有些烦,脸色一沉,语气有些冲。

    扶华讨了个没趣,扁扁嘴识趣的不再多问。这时采莲推开门走了进来, 脸上带着笑色,道“郡主,将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乐一听,猛的转过身,起身正要出去,脚刚抬起来却又蓦地收了回去,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,“我知道了,你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采莲微愣,随即满脸错愕的看向扶华,那表情好像在问郡主她……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扶华耸耸肩,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出了屋子,采莲将扶华拉到一旁,然后看了一眼禁闭的屋门,声问道“扶华姐,郡主最近好像有些有些不对劲,是不是和沈将军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扶华摇摇头,表情也很纳闷,她一直在郡主身边贴身伺候着,没见这俩口闹矛盾啊,难不成郡主的纠结病又犯了?

    “唉!”采莲耸耸肩,兀自嘀咕道,“以前在王府的时候,郡主也是这样,动不动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。”采莲着,忽然凑到扶华跟前声道“你……郡主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扶华耸耸肩,表情很无奈,“我又不是郡主肚子里的蛔虫,哪知道郡主心里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绩回来后第一时间去净室洗了个澡,然后换了身干净的衣物,刚踏进后院,便看到妻子的两个婢女凑在一块儿窃窃私语,沈绩握拳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扶华和采莲看到沈绩过来,忙停止了谈话,“奴婢见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沈绩嗯了一声,随后问道“你们两个刚才在议论什么?”

    扶华和采莲下意识的相互对视了一眼,随后扶华道“回将军,奴婢们方才在谈论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乐她怎么了?”未等扶华把话完,沈绩神色微变,迫不及待的问道,关切之意,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扶华略微犹豫了片刻,道“郡主这两日一直锁着眉头闷闷不乐,好像有什么心事……”

    沈绩一听,瞬间变了脸色,大步朝卧房走去,身后扶华和采莲面面相觑,采莲望着沈绩的背影,忽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你……郡主是不是在生沈将军的气?新婚燕尔,将军不陪着郡主,跑去剿什么匪,剿匪什么时候不能,偏偏挑在这几日,明天可是郡主的生辰。”

    扶华听了歪头想了片刻,点点头,“很有可能!”以前在王府的时候,郡主也时常因为沈将军不来看她而心生不悦。如今成了亲,这还没几日呢,将军就把她丢在家里跑去剿匪,换做谁心里都会别扭,更何况是郡主。

    扶华想着想着忽然笑了起来,“郡主这矫情病啊,也就沈将军能治。”

    采莲听了捂嘴偷笑,忍不住偷偷朝门前看了一眼,郡主这气生的已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沈将军啊有的受了!

    沈绩推开房门,清乐坐在梳妆镜前,望着镜中的自己发呆,冷不丁的听到身后传来开门声,清乐回过头,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剿匪的事情顺利么?”清乐了起来,心不在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沈绩眸色微变,不动声色回道,随即见她似乎有些不开心,便岔开话题问道“怎么?看到我回来不高兴?”

    清乐白了他一眼,委实没那个心思去跟他开玩笑,走到桌旁坐了下来,“那些山匪……交给官府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绩走到她身侧坐了下来,翻过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,眼底闪过一道寒光,“就地处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杀了?”清乐惊讶,那么多山匪,他竟然……把他们全杀了?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绩抿了口茶,语气淡淡,“这群山匪作恶多端,死有余辜。”那群山匪不死,他心里始终不安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清乐还欲再问什么,却被他给打断。

    沈绩将她抱到腿上,将话题岔开,“听扶华你这两天好像不开心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清乐一听,脸色瞬间闷了下来,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有心事?”沈绩揽着她的肩,低头凑到她面前,看着她的眼睛,温热的鼻息喷了她一脸。

    清乐有些不适,推开他的脸,心里又莫名的烦躁起来,困扰她的问题再度浮上心头,她究竟是问还是不问?若他真的和她一样记得前世发生的种种,那她以后如何面对他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她闷着脸不话,沈绩又一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清乐抬头看向他,嘴巴动了动却又不知道该怎么,话到嘴边只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见她一副纠结万分的样子,沈绩越发觉得奇怪,“到底怎么了?有什么事出来,别闷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清乐看着他,几次欲问出口,可话到嘴边都被她给咽了回去,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问,清乐在心里默默的将自己鄙视了一番,随后转移话题,“你知不知明天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沈绩微愣,随即摇头轻笑,他当然知道,明天是她的生辰,原来是在生他的气呢!的确,新婚燕尔,他不在家陪着娇妻跑去剿匪,明天恰好又是她的生辰,幸好此次剿匪比较顺利,不然拖上个两三天,她的生辰怕是要一个人过了。

    沈绩将她往怀中抱了抱,笑着哄道“我当然知道,明天是你的生辰。”

    清乐闻言眉头一挑,“你怎么知道明天是我的生辰?”她从来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生辰是哪一天。

    “当初和八字的时候我见过。”沈绩笑道。

    清乐脸一沉嘟起嘴,嘴里嘀咕了几句,然后手一伸,。既然知道,那我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沈绩笑着将她的手握入掌心,“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。”在她还没有嫁过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哦?”清乐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他这两日都在忙着剿匪,哪有时间给她准备礼物?莫不是一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准备了什么?拿来我看看。”清乐故意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绩将她放到旁边的凳子上,然后走到屏风后,片刻后负手走了出来,手中拿了一只木雕像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赶紧拿过来给我看看……”清乐见他双手背在身后,忍不住朝他身后张望,嘴里嘀咕道。

    沈绩从身后拿出一只木雕像递到她面前,清乐见了先是一愣,随后接过雕像仔细打量了片刻,抬头问道“这个……是我?”

    沈记点点头,弯腰重新将她抱到自己腿上,笑着问“喜欢吗?”很久之前,他也曾亲手雕过一个和这一模一样的木雕,原打算在她生辰那天送给她,可是……却一直没有机会送出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清乐笑着点点头,同时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想不到这木头的手竟然这么巧,这木雕简直雕的跟她一模一样,想到父亲曾经过的一句话,清乐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,其实……她也没那么难哄,就像父王的,几件不值钱的破玩意就把你给哄到手!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沈绩见她笑的前仰后合,像是想到什么开心事,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清乐歪头看着他,眼里亮亮的闪着笑色,“你知道我父王曾经怎么你吗?”

    沈绩来了兴致,笑着看着她,很是配合的问道“怎么?”

    一想到父亲那咬牙切齿乱吃飞醋的样子,清乐就笑的不行,“我父王……”清乐学着父亲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,“那子手段倒是了得,几件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就把你哄的分不清东南西北……”

    清乐完,仰在沈绩怀中笑的合不拢嘴,沈绩听了却是喂喂皱眉,思量了片刻,道“岳丈大人这是嫌弃我送你的东西不够档次。”

    清乐扁扁嘴,腻在他怀里笑道“我父王就是看不惯你把他宝贝女儿给拐了,不过他他的,我喜欢就好,其实……我很好哄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绩无语轻笑,很好哄吗?可为什么在他看来哄她开心比攻下一座城池还难?

    不过那样何妨?再怎么难他也甘之如饴,他知道她在怀疑什么,也知道她在纠结什么,曾经她离他而去,如今好不容易失而复得,他珍惜都来不及,又怎会心有怨言?

    心中的疑虑,清乐最终也没问出口,前世的种种对她来犹如一场梦,就算她的猜测是真,那又怎样?他若是怨她恨她,便不会对她这般好,既是如此,她又何必去自寻烦恼?

    过去的就让它过去,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!美女 "songshu566" 微鑫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!

章节目录

将军请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清乐沈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乐沈绩并收藏将军请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