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法华丽,虚实难辨,却偏偏威力惊人,便是张陆等人,虽为筑基,亦只得避其锋芒。虽说筑基修士神识一扫,一切来势一览无余。然而,张陆三人既非久经杀伐之人,亦非战斗经验丰富之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即便能够看到来招,但无奈意识不足难以判断。三名筑基,硬是只能靠浑厚的法力,以及强劲的法器自保着,可以说是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少顷,高空之上浮现两道身影,二话不说便是两道法力匹练挥出。张陆三人来不及反应,吐血倒飞,罗渊趁势一招剑荡四海,将三人尽数重创。

    继而,高空之上,二人下落,与罗渊并肩而立。正是其二师兄孙昌远以及清风。二人修为前者乃是筑基巅峰,后者亦是筑基后期,远胜张陆三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是何缘由,敢于我师弟动手,你们三人自我了断吧。”孙昌远面色平淡,但言语之中一反往常儒雅,而是尽显霸道,显然对于这个师弟,爱护有加。

    张陆神色之中尽是怨恨,双目之中透露着浓重的敌意,但是,在绝对实力碾压之下,他亦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际传来一阵苍老沉重之音:“为何在此同门相残,竟敢置门规于不顾?”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    随后,天际浮现一道身影,盘坐于高空之上。

    罗渊,孙昌远,清风一见,立即行礼:“见过师叔。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四长老火云道人。

    火云道人面色阴沉,同门相残可是宗门禁令,这让他心情如何能好。更何况,内门是由他全权负责管理,眼下竟出了这等岔子。而出岔子的人,竟是自己刚收的徒弟,还有宗门寄予厚望的罗渊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如何处罚,他的内心也有点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忽地,张陆跪见,哭求道:“徒儿张陆,见过师尊。”

    火云道人眉头一皱,略有不耐地开口:“究竟是何缘由,你倒是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罗渊见状,俯首至孙昌远耳旁轻声开口。随后,孙昌远行礼一拜:“师叔,师尊吩咐弟子有要是相商,弟子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火云道人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。而后,孙昌远一路飞遁而去,不过数息,便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启禀师尊,罗渊师弟不知何故,本应返回外门,却忽然到了徒儿洞府。二话不说便是出剑伤人,招招致命。徒儿三人乃是筑基修为,生怕伤了罗渊师弟,硬是不敢还手,此刻身上尽是伤痕啊。”张陆嚎哭,磕头跪拜。

    火云道人闻言,眉头皱的更甚:“无缘无故怎会欲取你性命,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不该做之事,你莫要把为师当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或许是罗渊师弟尚受那考核影响,还未分得清真假。徒儿唯恐伤了师弟,只是防御,不敢进攻。”张陆边说边拜,浑身更是血流如注,看起来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火云道人甩袖,一道法力匹练将张陆,宋迁以及徐风覆盖,三人身上之伤转瞬即好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(四长老)”三人又是行礼。

    随后,火云道人将目光转向罗渊:“怎么回事,你说说吧,一面之词自是不可言信。”话音落后,火云道人忽地目光瞥了一眼身后,不禁暗自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罗渊执剑行礼:“回禀师叔,弟子先前无意听闻此僚交谈,弟子遭受重创,险些性命不保,全是此三人之功劳。于是,弟子一怒之下,欲要斩杀三人。至于不敢还手,乃是三人学艺不精,毫无还手之力。还请师叔,明察秋毫。”

    张陆闻言,当即对着罗渊怒吼:“罗师弟,凭良心而论,我等三人救你于生死之中是也不是?不过是区区斩杀枯煞老人的功劳罢了,你若想要,那边拿去,我三人毫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张陆将矛头转向了功劳,罗渊不过一声冷笑,显然对其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好了,罗渊或许只是尚未恢复,但扰乱秩序,罚面壁半载。张陆三人,罚面壁半载,此事作罢,不得再提!”火云道人显然头痛不已,当下不痛不痒的罚了一下,便欲草草作罢。

    “师叔,此人坑杀同门,弟子势要斩之。古有云,一饭之恩必偿,睚眦之仇必报,更遑论这生死大仇。”罗渊凛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够了!若非你是宗门麒麟子,受老祖看好,换了寻常练气弟子,你早被处死了,此事作罢,如若再提,门规处理!”火云道人显然心烦意乱,宗门秩序受到挑衅,但又不好做罚。更何况,一旁还有两个老家伙在那看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师弟不必发怒,此事,就交给我们两个来处理吧。”话音刚落,便见火云道人身边浮现两道身影,一者乃是掌门游云子,另一人,正是方才开口之人大长老墨尘。

    当场众人只得再度行礼:“弟子见过掌门,见过大长老(师尊)。”

    只见大长老微微一笑,对着张陆开口:“张陆,你方才所言可有半分虚假?倘若没有,本尊自会还你一个公道,哪怕他是我墨尘之徒,也绝不轻饶。不过,若是罗渊所言为真,那从此莫说是流云宗,便是越国,也容不下你!”

    张陆心知此事重大,然而在无路可退,只得硬着头皮回应:“弟子知晓,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那渊儿你呢?可有证据?”大长老望向罗渊,双目平静,面色古井无波,看不出来究竟是何心思。

    “回师尊,有证据,想必也快来了。”罗渊行礼一拜。

    张陆,宋迁,徐风三人闻言心下一惊,当日枯煞老人尸身已毁,哪来的什么证据。只当是罗渊信口开河,而张陆则是微微一笑,反击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半盏茶的工夫过了

    “罗师弟,你所言的证据何在?莫不是诓骗我等以及尊上?”张陆趁机盖了个帽子给罗渊,好不阴险。

    罗渊盘坐调息,闻言双目微微开阖,瞟了一眼,“怎么,你就这么急着想死?”

    “你!好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证据,哼!”张陆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游云子与墨尘相顾一笑,究竟真假几分,二人心中早有定论。若不是怕门下弟子心寒,随意抓起来三人之一搜个魂便知真伪。

    忽而,天际飞遁来一道身影,停下之后,乃是孙昌远。

    “弟子见过掌门,师尊,师叔”,孙昌远行礼一一拜见。

    “昌远前来,所为何事啊?”游云子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为师弟寻证据而回。”孙昌远微微一笑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“哦?那证据何在啊?”游云子捋着胡须,不紧不慢地开口相问。

    “回禀掌门,弟子本是打算寻回那枯煞老人的尸首,无奈已然被销毁,因此,枯煞老人身上的伤,弟子不知。”孙昌远言罢,行礼一拜。

    “罗师弟,这就是所谓的证据吗?兴师动众,大动干戈,竟然就换了这种结果?你这是不把掌门放在眼中,不把门规放在心中。我本念你年轻气盛,处处避让,竟未曾想,你会这般执迷不悟。”张陆当即落井下石,狠毒至极。

    罗渊依旧无动于衷,面色淡然。孙昌远极为不屑地瞥了张陆一眼,方才开口对着掌门说道:“掌门,物证虽然被毁,但弟子却发现了一人证。”

    掌门微微诧异,轻叹一声:“哦?竟还有人证?”

    张陆当即冷笑一声:“哼,人证?当日林中除了枯煞老人,罗师弟,便是我等三人,何来人证?”

    “哦?那张陆师兄,我且问你,毒修子呢?”罗渊微微一笑,不过笑意甚冷,透着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张陆闻言,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掌门与大长老还有火云道人,皆是察觉了这一细节,表面上不做声色,但心中谁真谁假,谁是谁非已然有数。

    “什么毒修子,我从未见过,不过是悬赏令中之人罢了,区区一魔道孽障,还敢来我流云宗不成?孙师兄,你这是妄言,与你身份大为不符,还望你慎重。”张陆开口,大义凛然仿若一股浩然之气存在世间。

    “哦?我如何开口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训了?”孙昌远闻言目光更冷,竟在众长辈面前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噗”,张陆吐血倒飞,半晌,才捂着胸口爬起,双目之中尽是怨毒之色。而宋迁徐风二人极为不堪,在一旁跪伏着瑟瑟发抖,显然胆寒不已。

    张陆大声哭求火云道人:“师尊,您老人家要为弟子做主啊。这,当着众多长辈的面,无故重创弟子,弟子,咽不下这口气啊!师尊。”

    火云道人早已明知真假,自是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咽不下这口气?那我便叫你咽气!”言罢,罗渊拔剑,方要以天地腾挪这等杀招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住手,昌远,你的人证呢?带过来看看吧。”掌门开口,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孙昌远闻言,一拜开口:“弟子遵令。”

    当下却是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半死不活之人,而那人的面容,令得张陆三人大惊失色,正是那日逃脱的毒修子。他们三人围攻都拿不下,最后还让他逃了去。且,距离那宁安城山林,一来一回半盏茶的工夫于其三人显然不够,而孙昌远却还将毒修子打得半死不活,这差距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哼!人都成这样了,若是开口讲话岂不是任由你摆布?”张陆此刻显然还不死心,仍想着如何反咬。

    “蠢材,搜魂之术你不知晓吗?难怪三个人都拿不住区区一个毒修子,简直废物。”孙昌远毫不客气地骂向张陆,与其平常儒雅之意简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要是怕我们偏袒罗渊,那就你来搜魂,不用客气,这种事师兄们还是让着你的。”掌门看了看此刻面色铁青的火云道人,不由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火云道人也不客气:“搜便搜,打不了,老夫掌毙了这逆徒,此后再不收徒。”言罢,火云道人便大手盖在了毒修子天灵之上。

    虽说毒修子已是百毒之体,但如何能伤的了四长老分毫,在绝强的法力压制之下,丝毫无伤。不过数息,火云道人忽地将目光转向张陆,二话不说便是一掌盖下。

    “师叔且慢,”此时,罗渊开口。

    火云道人闻言,“师侄何意?”

    “弟子先前说了,一饭之恩必偿,睚眦之仇必报。此人,弟子欲要手刃。”罗渊抬剑,大有一剑必杀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,那老夫就让你们公平一战。”言罢,一掌盖向张陆。

    张陆丝毫来不及反应,吐血倒地,等他再度爬起之时,修为已然被废,只剩下了练气七层。而宋迁、徐风二人修为亦被废除,只留练气五层罢了,此生再难进退。

    “那宋迁、徐风二人压下去,此后终生为仆役,不得进我仙门。至于张陆,哼,交由罗渊处理,老夫还有些许琐事,先行离去了,二位师兄,告辞了。”言罢,火云道人飘身远去。

    众弟子一拜:“恭送四长老(师叔)。”

章节目录

溯源乱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无上老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上老祖并收藏溯源乱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