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纵然你们有两件通天古宝,可以你们的修为,难以发挥多数之威。而本座,虽说只是通天灵宝,但却足以用出十成之威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。”郝成子冷哼一声,看似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在郝成子欲再度言语之时,流云子目光忽的凛冽。手中长剑一抖,而后一式撩剑问天聚力而出。

    归云子即刻跟上,一式怀中抱月,宛若登上九天揽明月,集太阴之力,怒斩而下。

    另一处,长贺子横剑而出,古朴大剑散出阵阵苍凉之气,怒喝一声:“剑斩九天!”。高空之上,一柄灰暗的长剑之影形成,足有千丈,好似能斩断时光岁月。

    郝成子眉头一皱,他本想趁着言语之时,拖些时间,似乎另有后手。然而对方三人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,二话不说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“哼,八臂摩罗,幽冥塑界。”郝成子目光不屑,手中掐诀,其背后八臂摩罗之影亦在不断掐诀。

    随后,三道剑光临身,郝成子祭出一颗灰璞圆珠,一口精血喷洒其上。但见圆珠泛起一片紫色光芒,笼罩在郝成子周身方圆三丈。

    三柄长剑,三式神通之术,换做寻常怕是足以击沉方圆百里,斩断山川无数,劈山段海轻而易举。然而眼下,三式绝学联手,却是难以伤得郝成子半分。

    不过,郝成子虽说并未受伤,但是面色也苍白了几分。大修士虽说强横,但对方毕竟三名元婴中期、初期强者,神通尽出之下,他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元后大修士亦是元婴,同为元婴修为,看你能挡下我等几式神通!”流云子一边开口一边攻伐。

    剑修,攻伐本就超乎寻常同阶修士,更何况此刻又是三人联手。这等情形之下,便是郝成子仗着自己大修士修为以及通天灵宝,亦是落得下风,无法出手反攻。

    数十息后,郝成子身上已经略带轻伤,而流云子三人亦是消耗不浅。郝成子面色逐渐阴沉,若是继续如此下去,落败将会成为定局,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怎么还不来。在这样下去,本座怕是撑不久了。越国虽说比不上修魔海,可流云剑仙传承又岂会弱了。”郝成子心中作想。

    “报,老祖,流云宗山门受袭,两尊护山元婴傀儡不敌自爆。金丹长老陨落在一掌之下陨落五人,练气弟子死伤五百之众。此刻幸存之人在纵横峰护山大阵之下,可敌方修为通天,宗门根基危在旦夕!”忽而,一道浑身染血的金丹修士飞遁而来,对着流云子开口。

    “修为通天,是有多强?”流云子口中发问,但手中长剑攻伐不可停断。

    “两道傀儡,自爆之下,对方未伤及分毫,护山大阵摇摇欲坠!”那飞遁而来的长老言罢,忽的身躯四分五裂,金丹破碎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静

    天地之间数十万修士忽的陷入了寂静,这是一阵沉默,一阵短暂的沉默。沉默,不在沉默中爆发,便在沉默中灭亡。

    沉默过后,无论正魔,都开始了爆发,漫天法宝飞舞,灵气法术交缠不休。长剑雷火,寒冰阵法层出不穷,这是抱着视死如归之心的决战。

    反倒是高空之上的尖端战力,元婴修士们陷入了平静。流云子未曾想到地方竟还有这般强者,攻不破护山大阵,那么修为便未到化神。可能让护山大阵摇摇欲坠,那么至少也得是手持道兵的元巅修士。

    如此推断,不由得令众人心中一寒,一名元后大修士尚且能够牵制三名元婴。那倘若是半步化神的存在,这,如何抵抗?

    “老祖,护山大阵已破,练气弟子死伤过半,根基已损。”忽的,那满身是血的金丹长老带着哭腔开口。

    流云子闻言,眼前一黑,心生凄凉,流云宗万载基业,如今便毁在了自己手上吗?“呵呵,算计再多,若无修为,终究还是一场空罢了。罢了,又有哪份传承会永垂不朽呢?流云宗弟子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与老夫一起,诛邪斩魔,万死不辞!”流云子高喝。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“罗渊,你师兄三人,为宗门再兴之望,能逃便逃吧。日后你等三人若是得见大道,记得灭了这幽冥宗摩罗教,祭我流云之魂!”罗渊,孙昌远,煞云道人脑海之中忽的回响着流云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罗渊双目猩红,嘴角溢血,他是想活着,没有谁愿意死。但是眼下,哪怕死,他也要斩尽眼前之敌。

    半旬之前

    “罗渊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,不知老祖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老夫有一招,可定筑基战局,甚至影响金丹争锋,只是代价极大,不知你可愿啊?”

    “若能斩敌,弟子自当尽心竭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附耳过来……切记,若非万不得已,莫要轻易用出。”言罢,流云子竟对着罗渊行礼。

    “老祖,这如何使得……”

    眼下

    罗渊仰天大笑,周身气势节节攀升,身旁孙昌远为其保驾护航。罗渊如入无人之境,无一人能阻其步伐。

    郝成子似乎感到了天地异变,不由神念一扫,看到了地上的罗渊。

    只见罗渊周身三十丈内,天地灵气汇聚,登时天际乌云密布,雷光乍现。而后,随着罗渊深入敌营,雷光渐渐化作青色,无尽雷霆闪耀,更有阴风吹起。

    无论魔道弟子还是诸位老祖,此刻皆是面色大变。罗渊竟然在此渡劫!战场之中,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,然而此刻竟有人在突破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修士渡劫之时,万万不可有人干扰,若是干扰,其气息将会被天道锁定。共同列为降劫目标,且修为越高,劫数愈加强横。

    此刻魔道弟子足有数万之众,罗渊的劫数已然叠加至堪称灭世的局面。而天际之上,郝成子欲要抽身退去。可流云子怎会如其所愿,当即燃烧元婴,修为在瞬间攀升至堪比大修士的程度。

章节目录

溯源乱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子小说只为原作者无上老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上老祖并收藏溯源乱古最新章节